死不分类

CNAS明确二噁英检测认可特殊要求,CNAS-GL036:2018《环境领域有机检测实验室认可技术指南》下载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第三方检测市场 ):CNAS明确二噁英检测认可特殊要求         CNAS-GL036:2018《环境领域有机检测实验室认可技术指南》下载        近来环境监测工作中有机监测的需求越来越大,要求越来越高。环境类行业标准出台速度较快,其中有机污染物标准往往一个标准方法就包括几十种甚至上百种有机参数,分析难度大,对检测人员、设备的要求高,部分需要针对性很强的采样和前处理设备,而有机类项目往往是新兴的第三方环境检测实验室的主攻方向,给CNAS现场的专家认可带来时间上、把握尺度上的困难。       为解决以上问题, 2016年申报成功了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中心应用研究类课题“有机污染物检测项目认可关键研究”(2016CNAS14),课题项目负责人认可委的孙海容,项目组成员有上海市环境监测中心、广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国家环境分析测试中心、浙江省环境监测中心、济南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天津市环境监测中心、南通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南京市环境监测中心站、日照市环境监测中心站以及王斗文老师、孙培琴老师、富宏坤老师、韩晓泽老师、马杰老师。     课题旨在对有机污染物标准方法分类的基础上,分析环境类有机检测的难点,提出环境领域有机物检测实验室认可指南,确保环境类有机检测认可的有效性。课题的预期成果是形成认可规范文件《环境类有机检测领域实验室认可技术指南》。以下是技术指南全文: 前  言     本技术指南是CNAS根据环境领域有机检测实验室的技术特点,对CNAS-CL01:2018《检测和校准实验室能力认可准则》(以下简称准则)的条款理解给出技术建议。       本技术指南在结构编排设置上,1-8部分的章、节的条款号和条款名称均采用CNAS-CL01:2018中章、节的条款号和条款名称,建...

Read More
百家争鸣

垃圾焚烧二噁英: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1988年,我国第一座现代化生活垃圾焚烧厂在深圳建成,拉开了我国生活垃圾焚烧处理的序幕。经过30年的发展,我国生活垃圾焚烧技术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核心设备、关键技术、集成工艺、运行管理等方面基本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焚烧发电、卫生填埋并举的技术格局基本形成,为我国市容环境卫生改善和区域环境质量控制做出了突出贡献。尽管如此,垃圾焚烧依然是我国“邻避运动”最主要的原因,二噁英因此而家喻户晓,不少人有意无意地几乎将垃圾焚烧与二噁英画了等号,各种想当然耳、以讹传讹的言论甚嚣尘上。垃圾焚烧真是二噁英的主要来源吗?答案是:在垃圾焚烧发展较早、应用较多的发达国家,燃烧控制和烟气净化系统不尽完善的垃圾焚烧曾经的确是二噁英排放的“带头大哥”,但随着焚烧技术的不断进步与环保标准的不断提升,垃圾焚烧早已让出了“带头大哥”的位置,甚至连“小弟”都不配做了。我国现代化垃圾焚烧起步较晚,主要通过引起消化再创新的方式,较好地实现了与发达国家同期先进技术的接轨,在我国二噁英排放清单中过去不曾是、现在算不上、将来也不可能成为“带头大哥”。事实上,由于垃圾本身均含有一定量的二噁英,现代化大型垃圾焚烧设施更多地是二噁英的消减器,而不是发生器。从欧盟、美国、日本的经验来看,通过技术进步和标准提升,垃圾焚烧二噁英排放削减率可超过99%,甚至达到99.99%。日本、英国的研究表明,膳食摄入是人体二噁英暴露的主要途径,占总摄入量的98%以上,呼吸摄入不足1%,因此从二恶英风险控制角度出发,垃圾焚烧厂可建在城市区域,应尽可能远离农牧水产区。近期南京大学的研究表明,垃圾焚烧二噁英致癌风险较可接受水平低1个数量级。由于简易焚烧、露天焚烧的二噁英排放因子是现代化垃圾焚烧的数千倍至上万倍,我国在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完善垃圾分类处理系统过程中,应坚决杜绝露天焚烧、取缔简易焚烧,坚定不移地发展现代化大型清洁垃圾焚烧。

Read More

多地上马垃圾焚烧项目 “垃圾围城”能否 “一烧了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杭州新世纪 ):多地上马垃圾焚烧项目 “垃圾围城”能否 “一烧了之”? 从全世界范围看,有效的垃圾处理技术有很多,近年来国内也不断有新的技术产生,但相较于焚烧发电而言,“因为其成本更高,很难推行”。临近小雪时节,冬日清晨的太阳尚未露头,位于在上海远郊金山区的一座生活垃圾焚烧厂前,颜色各异、大小不同的各种垃圾类型的清运车辆,早已来回穿梭在门前的道路上。“每天达到这里倾倒垃圾的车辆越来越早了。”一位现场工作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到,“因为整个厂每天的焚烧量有限,各地中转站都堆满了垃圾,也都想趁早送到工厂烧掉,晚了就送不掉了。”现如今,几乎所有城市都面临“垃圾围城”的困扰,而垃圾焚烧站的处理能力也日益捉襟见肘。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359座垃圾焚烧厂正在运行,2017年垃圾焚烧总量达到8000万吨,但同期全国生活垃圾清理量则已经达到2.2亿吨,占比仅34%。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近期,海南、江西与河南等多地纷纷“紧锣密鼓”上马与扩建垃圾焚烧项目。比如,11月9日,河南省发改委公开透露,2019年河南省将开工建设25个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来面对和解决当地每年产生的3500万吨生活垃圾和1.2亿吨的建筑垃圾所造成的无害化处理能力不足的难题。而根据国家《“十三五”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城市生活垃圾焚烧能力占无害化总能力比例要达到50%,东部地区要达到60%。受访专家表示,当前多地上马扩建垃圾焚烧项目,一方面体现出生活垃圾总量不断攀升的事

Read More
死不分类

我同意建垃圾焚烧厂,但别建在我家附近 ,这个死结有解吗?

原文始发于 微信公众号( 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 ) 作者:贾峰 我同意建垃圾焚烧厂,但别建在我家附近 ,这个死结有解吗? “环境保护”早已是公众最关心的话题之一。两个严峻的数字是:1.8亿吨——这是中国每年的垃圾产量;2/3——我们有三分之二的城市被垃圾包围。环境保护部宣传教育中心主任,《世界环境》杂志社长兼总编辑贾峰一直致力于让更多人了解和接受城市中垃圾焚烧站的建设。工作的难点之一是公众的普遍态度“项目很好,只要不建在我家附近就好”——这就是“邻避效应”。贾峰将和我们分享“邻避效应”的解决之道。   贾峰演讲视频:   以下为贾峰演讲实录:   大家晚上好。我从事环保工作已经有30年了,作为一个绿色生活的践行者,我无论是出差还是在京,都会带自己的水杯子。但是我今天也产生了不少的垃圾,因为今天晚上吃的是盒饭,用了一次性饭盒,所以就产生了一些垃圾。   今天我要讲的题目叫:“邻避,如何来解决由此产生的困境”。   演讲嘉宾贾峰:《打开“邻避”之门,我们需要什么钥匙?》   和刚才四位老师不一样,他们有人讲保护动物,有人说如何救治病人,还有讲如何去养老,如何通过抗生素的发明和应用去和病魔这样的疾病作斗争。我讲的是“邻避”的困境,我们如何走出“邻避”困境。   也许对于在座的各位来说“邻避”还是一个陌生的词,像这位女生,你以前听说过邻避吗?在座的各位有多少听说过“邻避”这个词?   “邻避”是什么呢?“邻避” 实际上是音译,英文叫:NIMBY,是五个英文单词(Not In My Back Yard)的首字母的缩写。所以有人中文做了一个非常好的翻译叫:邻避。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