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声明]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无毒先锋」,本号经授权转载。

2020年11月18日,无毒先锋创始人毛达博士应邀参加第 12 届全球化学品法规年度峰会暨赫尔辛基化学品论坛亚洲会议,并在会议期间做了题为《无意产生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检测信息公开—以生活垃圾焚烧厂二噁英排放为例》的发言,分享了中国民间环保公益组织对二噁英监测信息的多年跟踪观察情况。

控制二噁英排放的困难

据了解,目前列入《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附件 C 第一部分 UPOPs (无意产生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共有 7 种。其中二噁英类(PCDD/Fs)是公众最为关注,相关的研究也最多。
毛达表示,根据已有的科学研究,要控制现代焚烧厂的二噁英排放较为困难。
一方面,焚烧过程的二噁英生成机理多样且复杂。另一方面,焚烧厂是一套复杂的工程系统,存在着多个能产生二噁英的环节,不仅仅只在炉膛之中。
此外,焚烧厂管理人员的水平参差不齐,即便有一些并不成熟的操作标准可作参考,还是不能保证设施、设备能够最佳运行
这一背景下,推动生活垃圾焚烧企业改善其环境表现,减少污染物排放,信息公开成为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排放信息公开的政策依据

毛达介绍,二噁英排放信息的公开,在中国已经有一系列的政策依据。
根据中国现行的《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强制性国家标准),生活垃圾焚烧厂必须每年至少监测一次烟气的二噁英排放浓度,限值为 0.1 ng TEQ/Nm3
图:垃圾焚烧厂(作者:芜湖生态)
2008年,环境保护部出台了另一项重要的政策,规定生活垃圾焚烧厂应参照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的监测点位,每年至少监测一次周边环境(大气和土壤)中二噁英水平。
此外,中国的《生活垃圾填埋场污染控制标准》(强制性国家标准)也对生活垃圾焚烧飞灰进入生活垃圾填埋场处置设定了严格的条件,包括二恶英含量的限值。
考虑到目前大多数生活垃圾焚烧厂都选择用生活垃圾填埋场来处置飞灰,相关企业应该掌握飞灰中的二噁英含量信息。
与此同时,按照中国一系列关于政府环境信息、企业环境信息公开的法规政策的要求,上述有关焚烧厂二噁英排放和污染信息必须向社会公众公开。
二噁英信息公开的国家政策,与我国缔约签署的《斯德哥尔摩公约》的第十条的内容也是相当一致的,该条款称:“每一缔约方应根据其自身能力促进和协助:……向公众提供有关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一切现有信息……”并同时坚持:“有关人类健康与安全和环境的信息不得视为机密性信息。”

二噁英信息公开率极低

毛达称,2012年以来,包括无毒先锋在内的中国多家环保公益组织,对生活垃圾焚烧厂的二噁英监测信息进行了长时间的跟踪观察。
主要通过 5 种方法来争取获得政府和企业所掌握的垃圾焚烧二噁英信息,包括烟气二噁英浓度、飞灰二噁英含量以及焚烧厂周边环境中的二噁英水平。
  1. 依申请公开
  2. 政府环保主管部门的主动信息公开
  3. 焚烧企业对自行监测信息的主动信息公开
  4. 企业在自己官网上的主动信息公开
  5. 企业根据环保组织的直接请求而做的公开
环保组织发现,不论采用哪种方法或指标,垃圾焚烧厂二噁英单项信息公开率一直未超过25%,对于公众而言,生活垃圾焚烧厂的二噁英污染控制工作整体上还很不透明。

比如,在2012年的调查中,环保组织向地方环保局申请公开全国 122 座生活垃圾焚烧厂的烟气二噁英排放信息,当时仅获得其中 10 座焚烧厂的有效答复和数据,信息公开率仅为 8.2%。 
2018年,中国全国的生活垃圾焚烧厂数量增加到了 359 座,环保组织通过查看企业自行监测信息公开平台上的信息来进行评估,发现有 76 座公开了烟气二噁英监测数据。因而此时的信息公开率为 21%。
一个好消息是,与2016年及之前相比,近几年焚烧烟气二噁英的信息公开率一直在稳步提高,从之前不到 10% 提高到了 20% 左右。环保组织也可以获得更多环境二噁英污染数据。
但是,飞灰二噁英的信息公开则非常有限。在2019年环保组织的报告中,焚烧厂飞灰二噁英信息公开率不到 4%。

二噁英的污染风险

另一方面,有不少科研论文揭示中国一些焚烧厂的二噁英污染风险不容忽视。

2019年,国际著名杂志《环境污染》(Environmental Pollution)刊登了一篇由浙江疾控中心和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的研究人员联合发表的论文——《母乳喂养的婴儿大量摄入城市垃圾焚烧炉产生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High intake of persistent organic pollutants generated by a municipalwaste incinerator by breastfed infants)。
研究人员对一座运行了 10 年的垃圾焚烧厂附近的母亲及母乳喂养的婴儿进行调查和研究后发现,他们表现出更高的二噁英和多氯联苯的身体负担。

展望未来

图:毛达与南京大学张效伟教授和老爸评测创始人魏文锋一起参加线上线下互动讨论
基于这些事实和分析,毛达表示,继续在中国推动生活垃圾焚烧厂的二噁英污染控制信息公开工作,是有意义的,环保组织也有此信心。
他说,最近几年,随着政府和公众的监管、监督力度越来越强,生活垃圾焚烧厂的运行已经变得越来越透明,相比 10 年前有了巨大的进步。
对于那些非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和非重金属的常规污染物,如颗粒物、一氧化碳、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等,公众要获得相关的信息已几乎没有任何障碍,而且达标水平也已大大提升。
他认为,这样的趋势必将延伸到二噁英和其他应当优先控制的化学污染物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